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彩妆 > 内容详情

让·梅叶的思想梅叶花花世界

时间:2019-11-20来源:景德镇新闻网 -[收藏本文]

虎刺梅

一、形态特征:

     虎刺梅是大戟科藤蔓状多刺植物, 原产于马达加斯加,是受欢迎的室内植物,茎稍攀缘性,分枝,可长达2米余。茎上有灰色粗刺,叶卵形,老叶脱落。花小,成对著生成小簇,各花簇又聚成二歧聚伞花序。外侧有两枚淡红色苞片,花小。苞片有黄色,也有深红色。亦称基督刺、虎刺、麒麟花、老虎簕。

二、生长习性:

     喜温暖、湿润和阳光充足的环境。稍耐阴,耐高温,较耐旱,不耐寒。以疏松、排水良好的腐叶土为最好。若冬季温度较低时,有短期休眠现象。

三、叶子发黄的原因:

 虎刺梅是常见的室内植物,虎刺梅不宜放在室内养护,因为它具有致癌的危害,但还是有一些花友喜欢将其养在室内,虎刺梅虽然枝条带刺、有毒,但开花很好看,这也是花友们放在室内养的原因,但一定要谨慎养殖。在养殖过程中,有的花友会遇到虎刺梅叶子发黄的情况,遇到此类现象先不要着急,先找到虎刺梅叶子发黄的原因。下面列举了一些常见的原因,可以可以对照参考。

 1、秋末,虎刺梅在进入盛花期的同时,也即将进入冬季休眠期,所以有叶子发黄的情况是正常的,即使叶子掉光了,春天也会重新萌发新叶。

 2、在冬季气温低于10度以下的地区,虎刺梅的老叶会脱落,仅剩留顶部嫩叶;气温更低时,叶片会全部干枯、脱落。

因为冬季是虎刺梅的花期,所以为了植株多开花,应当保持盆土略微湿润,不过,这样也会加速叶片的枯黄、脱落。在花期,应当增加虎刺梅的阳光直射量。

 3、如果你更看重植株的叶片保存,那么,建议你冬季要将植株摆放在室内温度高于15度的地方,少浇水,让盆土尽量干燥;不要施肥。这样,植株在休眠的状态中,生长放缓,叶片也会相对稳定。只不过,这样做,会影响开花的质量。

 4、其实,虎刺梅很皮实,你可以顺应它的自然生长规律,在秋冬季节,让它自然黄叶、落叶,尽量多开花。到了明年春暖时节,它会更加枝繁叶茂的。

     5、人为的浇水过多,如果温度光照都合适,花友可以看看是不是近期浇水量很多,导致了积水。

黄志忠 饰 韩绍功 柯蓝 饰 何玉姝 刘小宁 饰 谢孝彰 张丰毅() 饰 孙立人 谭凯 饰 桥本、桥本隆太郎 岳红 饰 韩母 李玥 饰 罗星 ZUBORENKO NIKOLAY(俄罗斯) 饰 史迪威 徐永革 饰 戴安澜 李欣凌 饰 韩绍英 郑昊 饰 大秦 陈天陆 饰 杜聿明 谢孟。

梅叶生活在十七世纪后半叶和十八世纪初。这时,法国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封建社会内部有了一定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民丧失土地成为出卖劳力的雇佣无产者,封建统治的经济基础遭到破坏。为了挽救封建制度的危机,路易十四采取各种措施来加强王权,把法国变成欧洲的典型封建专制国家。由于经济剥削、政治压迫的加深,僧侣、贵族阶级与被统治的第三等级之间的矛盾尖锐化了。特别是连年不断的对外战争和宫廷的挥霍无度,使国家财力消耗殆尽,统治者加重了对人民的压榨。在几次大的自然灾害之后,更是饿殍遍野,民不聊生。劳动人民、尤其是受苦最深的农民,不断起来反抗封建专制制度。这些,首先是农村的贫困和苦难,成为梅叶思想的形成和他的《遗书》的著述的社会政治背景。

《 遗书》集中反映了梅叶的哲学、社会和政治思想。在它的《序言》和末尾的《告读者》中,梅叶向教徒们谈了自己写作的目的和原因:“我的目的,是要尽我的力量使你们睁开眼睛(虽然晚了一点),看一看我们所有的人(我们有多少人啊!)不幸地诞生和生活在其中的那些荒唐的谬误。”“真理本身的力量使我说出真理对不公道、招摇撞骗、暴政以及其他一切不法行为的仇恨才促使我不得不这样说!”

梅叶在留下的手稿中,没有注明《遗书》的写作日期,但可以肯定,他写这部著作是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即失明的威胁趋于严重的时候,完成它则在他临终前不久。他在《遗书》中就曾写道:死后毫无疑义将会有人诽谤我,侮辱我,……这些一点也不会使我苦恼了,我差不多已经不过问世事了。死人是没有什么可以苦恼和耽心的。而我现在快要和他们在一起了。

梅叶的《遗书》手稿共366页,分订三册。内容包括99节。其中80武汉能治疗好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节用来揭露和批判宗教迷信,旗帜鲜明地宣传唯物论和无神论;其余19节用来批判社会不平等现象和论述所向往的未来社会。从《遗书》中引用的文献来看,梅叶的学问是十分渊博的。当然,他研究最深和引用最多的首推《圣经》。除基督教各种文献和传道书之外,他阅读并引用了大量的古希腊罗马、中世纪直到当代的哲学家、历史学家、诗人、作家的著作。

梅叶在《遗书》中断言,世界是真实存在着的。他认为,存在就是物质。物质是永恒的,它的存在不依其它任何存在为转移,它是一切存在的起因。物质是可以分割的,而且是运动着的。自然界的一切是按照物质运动的自然规律产生的。一切起源于物质各部分的不同结合、配置和变化。物质自己在运动,不存在任何引起物质运动的外部原因。《遗书》告诉人们,宗教神学所谓存在一个全知全能的精神实体“上帝”和上帝创造世界的说法完全是虚妄的,没有任何理智上的根据。谁也不能证明上帝的存在,谁也无法克服上帝创造世界假设中的重重矛盾。

梅叶坚持人的认识来源于感官对客观事物的感觉,即意识是物质的产物。宗教神学宣扬灵魂是非物质性的,说它没有广延性,既不能分割,也不会被破坏,永远保持原样,因此灵魂不会死亡。梅叶说,这是“空洞可笑的臆想”。他认为,所谓灵魂,就是人的思想、认识等精神活动,是一些很细、很轻、很活动的物质的量,是“物质的变形”。它和肉体构成一个统一的生物体。“砍去头颅,意识也就随之消失”。

梅叶指出,宗教是封建统治的精神支柱。宗教统治者和世俗统治者象两个小偷一样互相勾结起来。宗教支持最坏的政府,政府维护最荒谬的宗教。封建制度支配人们的肉体,宗教神学控制人们的灵魂。他说:僧侣们总是用灵魂不死的教条麻痹和恐吓劳动人民,为巩固封建统治效劳。他们所谓的“来世”幸福,进入“天堂”以及“地狱”生活之类的无稽之谈,就是要诱骗和威胁劳动群众安于现实的苦难生活,不要反抗剥削和压迫,放弃争取人间的平等、幸福的斗争。

梅叶认为,和现存社会制度相同,宗教产生的根源是无知。最初的宗教概念仅仅是一种迷信,并无严重的意义。后来,出现了一些好名贪财的人,他们利用别人的轻信来达到自私的目的。他们冒充神或神的使者,强迫人们服从他的命令如像服从神的命令一样,用这种方法骗取权力、荣誉和金钱。因此,梅叶主张应当全力以赴地对群众进行教育,以消除他们的无知无识,从而达到消除宗教偏见之目的。同梅叶唯物论和无神论哲学思想紧密相联的,是他反映了早期无产者和贫苦农民思想要求的社会政治观。他尖锐地揭露了现实生活中各种罪恶现象,探讨了它们的根源,并寻求克服它们的方法。

他在《遗书》中说,现存社会有许多祸害。其中,首要的是“不同地位、不同身份的人们之间的极不平等的现象;一些人仿佛生来就只是为了横暴地统治别人,永久享受生活的一切幸福,相反地,另一些人生来就仿佛是为了作贫穷、不幸、受人鄙视的奴隶,毕生在贫困和沉重的劳动中受苦。”“这种不平等现象曾把整个权力、一切福利、一切享受、一切使人愉快的东西、财富、甚至游手好闲都交给世上的强者、富人和贵族,而把一切最不快的和难堪的东西:依附、忧虑、不幸、不安、惊惶,一切劳动和一切累人的工作都交给贫民。”梅叶也是一个“天赋人权论”者。他说,所有的人生来都是平等的。大家都有在地球上生活和行动,享受天赋自由和利用地面上若干财富,以及从事有益劳动,以获得生活所必须的一切的平等权利。人们之间的上述相互关系是不公道的,是最可痛恨的,它违反了天赋人权。

梅叶认为,国王和贵族都是些嗜血的、残酷的压迫者、暴君、阴险的叛徒、法律的破坏者和强盗,是“一群令人发指的暴徒”。他说:人民不是为统治者而生的,而统治者是为人民而生的。可是,事实上统治者却在自己的国家里为所欲为,任意压迫受他们统治的人民。独裁制度使国王像个小上帝,对臣民的生命财产有绝对支配权。他们既不怜惜人民的生命,也不爱惜人民的财产;他们把这一切作为自己的虚荣心、野心、贪欲和寻求报复心的牺牲品。梅叶还指责国王、贵族、僧侣、以及一切不劳而食和游手好闲的人,贪婪地掠夺穷人的财物,就像寄生虫折磨患肠虫病的人一样折磨着劳动群众。他愤恨地说:画家们把想象中的魔鬼画成丑恶难看的怪物是错误的,应当把它画成漂亮的老爷,或者画成奇装艳服,傅粉卷发、金银闪烁、珠光宝气的漂亮太太和小姐。他们才是真正的魔鬼,他们比想象中的魔鬼给贫苦的人民造成更大的祸害。

梅叶说,一些人把土地资源和财富据为私有财产是一种几乎在全世界都流行并合法化了的祸害。他还进一步指出,这种私有制不可避免地会造太原癫痫医院哪个好成不平等,并成为无数祸害和痛苦的根源。这就根本否定了后来即1789年资产阶级革命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他认为,在远古的时候,土地和财富都是公有的,由所有的人共同享用,并没有私有财产。在这种“自然状态”下,人们平等相处,大家都富足,没有贫困,也没有奴役。这是人类的“黄金时代”。后来,由于人类的贪欲和极端的浪费,这种公有制被破坏了,土地、财富被私人占有,剥削和压迫也随之而来。贪欲产生了私有,私有助长了贪欲。这时,人们都切望占有的财富越多越好,因而不择手段地来攫取财富。他们为发财致富而进行着残酷的斗争。最霸道、最狡猾、最恶毒、最卑鄙的人总是获胜,几乎占有一切社会财富。其余的人则沦为一无所有的奴隶。于是,一种极不合理的现象出现了:应当享受天堂快乐的人常常在地狱中受苦,而应当受地狱之苦的人却泰然自若地在享受天堂的快乐。“一切都弄得颠倒混乱了”。

梅叶在揭露、批判现实社会不平等和私有制的基础上,提出了他关于未来社会的理想。他认为,在理想的未来社会,人人从事正当有益的劳动,在平等的基础上共同占有和享用一切财富和土地资源。他说,一个城市或一个乡镇小教区的居民,应当组成象大家庭一样的公社。他们相互友爱,共同生活,吃同样的或类似的食物,住同样好的住宅,穿同样好的衣服。他们按照自己的专业、特长和工作的需要参加劳动,分配工作。为了保持和平和互助,各公社之间要缔结联盟。梅叶说,没有互助,幸福繁荣就不会长久。

在梅叶看来,未来社会的平等并不意味着社会地位的完全相同。他说:“任何人类社会,即使将来组织得很好的社会,倘使它的成员之间没有某种依附关系,彼此没有从属关系,那就不能自自然然地保持社会秩序。”但是,这种依附和从属关系必须是适当的、公正的。按照梅叶的意见,公社应当由最贤明的、最有经验的成员来领导。有时候,他说应由老年人来领导。他也拥护领导人应经过选举的主张。

梅叶认为,只要他的这个以集体所有制代替私人所有制的理想社会实现了,就会出现惊人的奇迹。那时,人人都不会感到有任何不足,都可以从公社里获得自己和儿女们所必需的食物、衣服和住所。人人劳动,没有寄生虫。欺诈、盗窃、抢劫、谋杀等一切犯罪行为也将绝迹。

为了人类这种“黄金时代”的再次来临,梅叶大声疾呼,号召法国劳动群众团结起来,奋起革命,“驱逐世上所有的国王,打倒一切压迫者”。他认为,只要是反抗暴君,无论采用什么方法,直到杀死暴君都是正当的。

《国家记忆》中,袁莉 饰演 梅叶

演员简介:袁立,1973年7月12日生于浙江省杭州市,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中国内地女演员

梅叶和他的《遗书》

郭一民

让·梅叶的《遗书》是法国十八世纪在反宗教和反封建方面起过重要作用的一本著作,虽然根据法国封建时代巴黎议会和高等审判厅的判决,这本书曾经多次遭到焚毁,而且持有此书的人往往有被捕入狱的危险,但是在它问世之后的短短十年中间,竟然不胫而走,先后在阿姆斯特丹和伦敦重印了十一版之多,可见在当时如何受到读者的欢迎。·伏尔泰对《遗书》给予很高的评价,他在给达朗贝的信中说:“这部《遗书》应该在一切正直人的口袋中都有一本。”

《遗书》的作者让·梅叶生前并不是一位风云人物,而是一个乡村中默默无闻的神甫。

一六六四年,让·梅叶诞生在法国香槟省马泽尔尼村的一个织工家庭中。他在宗教学校受完教育后;由于父母之命到了该省的埃特列平镇担任神甫之职,此后一生中就很少离开过这个地方。关于这件事,他后来回忆道:“为了不使父母难过,我担任了这个职务。但是我可以不昧良心地说:物质利益上的理由,决不能使我爱好这个滋生着谬误和欺骗的职务。”当时路易十四的政府对农民进行着苛刻的压榨,而他们所剩下的东西还要去满足世俗封建主和宗教封建主的贪得无厌的要求。农村处处呈现出衰落破败的景象:田园荒芜,房屋倒塌。农民们终年辛勤劳动,却甚至连黑面包也吃不上,只好靠草根树皮为生。他们夜间无处栖身,只得躲在山洞里过着穴居的生活。农民发动了多次的起义,都被政府镇压下去了,但他们并没有最后屈服。这就是让·梅叶当时生活的农村的情景。

让·梅叶由于履行宗教上的职务,经常同农民接触,亲眼目睹农村的极端贫困,以及贵族和僧侣勾结起来对农民进行剥削和欺骗。他对社会上的黑暗现象感到极大的愤慨。但是,在路易十四的专横残暴的统治下,如果要把这种愤慨的心情写出来,将会招致杀身株洲癫痫病医院,癫痫病能根冶吗之祸,因此,他平时只得把它深深埋藏在自己的心里。梅叶死于一七二九年。,在他逝世前几年,视力已逐渐衰退,他自知死期将近,于是便动手把他所观察到的教会和神甫的虚伪、国王的残暴以及人们对于未来理想社会的憧憬都一一写了下来,作为他留给后人的遗书。《遗书》的手稿分成三本,每本都是三百六十页,上面都有梅叶的亲笔签名。梅叶死后,这本手稿经过三十二年之后,才由伏尔泰所发现,编了一个摘录本于一七六二年首先在荷兰出版,吸引了千千万万的读者。一七七二年,法国著名的唯物主义哲学家霍尔巴赫又编了另一个摘录本。从此《遗书》才开始在世上广泛传播。

路易十四的封建专制制度是建立在天主教和封建贵族巩固的联盟上的。教会庇护坏到不能再坏的政府,政府包庇愚蠢到不能再愚蠢的宗教;僧侣用“永世之罚”恐吓人民,使人民服从自称君权神授的统治当局,而世俗的统治者则保障僧倡丰厚的进款并维护一切宗教邪说。因此,梅叶在《遗书》中不得不用大量的篇幅来揭露宗教的荒谬和僧侣阶级的伪善,因为打击神权也就是打击王权的基础。

梅叶首先论证上帝、神灵、地狱、天堂一类东西,本来是没有的,而是一些企图统治自己同胞和获取权势的狡猾之徒所捏造出来的。他引用蒙台涅的话说,“人是极其愚蠢的,他不能创造壁虱,却能成打成打地创造神灵;不仅能成打地创造,而且能一下子成千上万地创造出来”。这些狡猾之徒捏造这些东西的目的,就是使人民害怕自己,从而服从自己的法律。然后,主教和神甫又利用他们虚构出来的东西来支配人民。他们在引导人民接受天惠神恩的精神幸福的幌子下,巧妙地剥夺了人民尘世的现实幸福;他们在给人民开放天国并答应赐予人民永久幸福的幌子下,妨碍人民安静地享受任何真正的幸福;他们在拯救人民脱离虚构的地狱痛苦的幌子下,迫使人民忍受现世的地狱般的痛苦。在上面这一段带有哲理性的生动议论中,梅叶真是把宗教的起源和它所起的作用,以及僧侣阶级如何为王权帮凶的丑恶嘴脸揭露得痛快淋漓。

在十七至十八世纪中,当宗教被看成是不可亵渎的圣物的时候,一个人能够这样无情地、大胆地对宗教进行揭露和鞭挞,不但当前会招致不可设想的后果,而且就是死后也不能得到饶恕,而梅叶却以大无畏的坦荡胸怀写道:“让那些神甫、说教者、神学家以及一切欺瞒诈骗行为的庇护者,在我死后去暴跳如雷吧!让他们把我叫做不信神者、叛教者、渎神者或无神论者吧!让他们爱怎样咒骂就怎样咒骂吧!这些是丝毫也不会使我感到震动和不安的。让他们对我的肉体爱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这对我是反正不关痛痒的。”难怪伏尔泰在一七六二年二月给达朗贝的信中写道:“当我阅读梅叶著作的时候,不禁吓得发抖。”这一点也可以说明梅叶在反宗教的彻底性方面远远超过了法国十八世纪著名的启蒙思想家伏尔泰。

然而,在《遗书》中占最重要地位的,还是梅叶的社会政治思想。梅叶断言,所有的人生来都是平等的,大家都有在地球上生活和行动、享受天赋自由和利用地面上的财富,以及从事有益劳动以获得一切生活必需品的平等权利。他正是根据这条“天赋人权”的道德准则来批判当时社会制度中的一些极为重大的“祸害”。

梅叶认为“各等级之间财富分配不平均”是这些“祸害’’之首。由于暴政的关系,现存的社会分成了国王、公爵、诸侯、官僚、贵人、臣民、被释放的奴隶和奴隶这些等级,这显然是违反天赋人权的。有一些贵族仅仅由于出身“高贵”,好象生下来就为了统治别人一样。他们享尽荣华富贵,占有良田美地,心犹不足,还要用暴力和狡计来剥夺农民的土地。广大的农民则仅仅因为出身“低贱”而变成了真正的奴隶。他们竭尽全力为贵族劳动还几乎不能够糊口。梅叶把贵族、大人物和富豪看作是比魔鬼还要凶恶的魔鬼,因为他们抢劫人民,折磨人民,使人民陷于不幸。

梅叶继续指出,第二个祸害是社会上有许多人以剥削和压迫人民为专职,并且还要人民来养活他们。被梅叶划入寄生虫和坏蛋的行列的,有以敲榨勒索为业的无赖,有终日过着荒淫无耻生活的有钱的懒汉,有四处奔走、唯利是图的律师、包税者、税吏和盐烟监督机构的官吏,最后还有神甫、修道院长、牧师、修士和修女。而这些人的行为却特别伪善,他们口口声声发誓要安贫乐道和弃绝尘世,同时他们却占有大量的财富,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梅叶感叹地说,这些吮吸人民鲜血的寄生虫,没有给世界带来任何的好处,没有为社会作出任何的贡献,相反地,却给人民造成了真正的祸害。穷人如果不摆脱这些恶棍的折磨,他们将永远不幸。

梅叶在批判了封建制度的社会关系之后,就直接把矛头指向封建制度本身,指向贵族阶级的总代表国王身上。<合肥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p>

梅叶坚决地指出,一切国王和公爵都是暴君。他们在自己国家内为所欲为,任意压迫他们治下的臣民。他们傲慢地认为自己的意志就是颁布一切法令的依据,根本不需要别的什么合理的论据。法国的国王就象小上帝一样,自以为对人民的生命财产有生杀予夺之权。当他们妄想扩大自己帝国的疆界面与邻国作战时,就拿人民的生命财产作为追求他们虚荣心、,野心和报复心的牺牲品。

在这里梅叶直接点了法国暴君路易十四的名。他说,人们把路易十四叫做大路易,“并不是因为他作了任何伟大而值得赞扬的事业,……而只是因为他的极不公正的行为,在陆地和海上到处进行的大抢劫、大侵略、大毁灭、大破坏、大屠杀’’。这真是对路易十四的最恰当的写照。

在批判封建关系和封建制度方面,梅叶要比法国十八世纪的启蒙思想家走得远得多。启蒙思想家只批判封建摇役过于繁重,税制有缺点以及主管机关营私舞弊,等等。而梅叶则从根本上谴责封建制度和专制制度,他的理想不是改良封建专制制度,而是从根本上废除它。不仅如此,梅叶还提出了当时的政治思想家们所根本没有的弑君的思想。他号召人民团结起来,学习历史上那些杀死暴君的高贵人物的榜样,把国王和暴君从本国赶走,并且有权杀死他们。

由于伏尔泰和霍尔巴赫只是从反宗教的角度上摘录梅叶的《遗书》来出版,所以长期以来人们只把梅叶当作一位反宗教和反封建的政治思想家。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时期中,雅各宾党人阿·克鲁特斯也正是根据这一点才建议国民公会为梅叶设立雕像。殊不知梅叶还是法国的一位空想共产主义者,是摩莱里、马布利和巴贝夫的先驱者。

梅叶在批判封建制度的同时还批判私有制。他认为,财产和土地集中在私人的手里,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不平等,因为每一个人都想不择手段地来攫取财富,结果最狡猾的人总是获胜,从而把别人的财富据为己有,这样就产生了两极分化。一部分人酒醉饭饱,另一部分人却死于饥馑;一些人养尊处优,无所事事,而另一些人则日夜劳动还免不了挨饿。由于不平等,人们之间引起了互相妒忌、仇恨、冲突和反抗。

梅叶坚决谴责这种使社会发生分裂的私有制度,并且提出了一个建立在公有制度的基础上的理想社会来和它相对抗。这样的社会是由一个城市或一个乡村小教区的全体居民组成的,人们共同掌握一切财富和土地,并按照权利平等的原则共同加以使用。全体居民互相友爱,亲如兄弟姊妹,他们共同生活,吃同样好的食物,住同样好的房子,穿同样好的衣服。同时,人人按照自己的专业和特长参加劳动,并且根据个人的需要进行分配。显然,这是一个带有粗陋的平均主义和消费共产主义倾向的理想社会,但是它在当时仍然激起了广大被压迫群众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梅叶的《遗书》充满着战斗唯物主义的无神论精神,洋溢着彻底批判封建制度的革命的民主主义热情,它是十八世纪法国社会主义和唯物主义的书籍中的出类拔萃的著作。

我国是封建制度延续时间最长的国家之一,不但象个人崇拜、家长制、一言堂、特权思想这一类封建残余思想还远没有肃清,就是宗教迷信的流毒在一些地区和一些人身上还很严重。例如,最近贵州发生巫师谢显吉利用“升天”、“得道”这些宗教迷信活动杀害十三口人的凶杀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奇怪的是,在这些被害人中,不但有社员、工人,而且还有一个公社的秘书。新中国建立已经有三十年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也进行过多次了,但是,今天在我们的干部和工人中竟然还有人为了“升天成仙”,服服帖帖地被人捆上石头,推入河中溺死。这一件触目惊心的事实,不能不使我们深长思之。还是列宁说得对:“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如果以为,被整个现代社会置于愚昧无知和囿于偏见这种境地的千百万人民群众(特别是农民和手工业者)只有通过纯粹马克思主义的教育这条直路,才能摆脱愚昧状态,那就是最大的而且是最坏的错误。应该把各种无神论的宣传材料供给他们,把实际生活各个方面的事实告诉他们,用各种办法来影响他们,以引起他们的兴趣,唤醒他们的宗教迷梦,用种种方法从各方面使他们振作起来。”

但是,建国以来我们对这件工作重视不够,翻译和出版的十八世纪战斗的无神论者的重要著作简直寥若晨星,更不要说翻译和出版这方面一切多少有些价值的东西了。商务印书馆出版梅叶的《遗书》,应该看成是在这方面迈出的可喜的一步。我们希望今后能够有更多的十八世纪老无神论者的锋利的、生动的、有才华的著作同读者见面。

梅叶的《遗书》讲的是什么内容、梅叶,就介绍到这里啦!感谢大家的阅读!希望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