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创业 > 内容详情

重生富家子最新章节_ 第0181章 牛仔裤惹的祸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景德镇新闻网 -[收藏本文]

    领域文学网

    报道之后的邢珂倒没有迷惑太久,第二天就明白了陈周的话。

    经刑重处慎重研究决定,抽调城区特刑王忠同志到刑重处三室出任三室科长,同时调戚勇、康兵、罗杰三个过来。

    当然,邢珂也被分派到了刑重三室,成了正式刑警一员。

    陈周不可能直接晋升提拔刚丢掉实习身份邢珂,但她推荐的几个人,略一看档案,陈周就知道用谁了。

    邢珂推荐时,王忠的名字排第一位,陈周多聪明一个人,一看档案也不由点头,资格够老,经验也够,就是职历不足,但可以破格任用嘛。

    上报局党委时,陈周直接和刘局长说,你大外甥女的推荐,我连夜赶出来的,批不批大局长你看着办。

    刘大局长都翻白眼,倒不晓得外甥女要整出什么妖蛾子来,批就批吧。

    8.29这天,刑重三室就来了几个生面孔,还包括牛仔女神邢大警花,丰臀长腿晃瞎三室众男警的眼。

    王忠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得到了忠于邢大警花的回报,他自己都有点不相信。

    之前他连个股级都算不上,这一下就提成了正科,这叫什么待遇?

    可这种遭遇正应了宦海中那句话,说你行你就行,让你上你就能上,说你不行就是不行,不让你上,你资格够老都没屁用。

    官字两张口,咋说咋有理。

    陈周让王忠领导三室,不过是这了邢珂能驾御‘三室’罢了,她要是连她自己推荐的人都驾御不了,那就不是陈周要替她担心的事了。

    而原来三室就缺兵少将,很少能接到独挡一面的任务。

    现在一下充实起来,来的五个人都是从特刑调过来的精英,也让原三室的人为之振奋。

    三室原副科长白汉不无的失落,以资格论,他倒是最有希望成为三室科长的那个,但上面领导怎么想根本是他无法左右的。只有听天由命,他也想通过关系让自己进步,但实在是找不到门路,也实在没有说话够份量的知交。

    现在三室科长尘埃落定。白汉也没有更多想法了,但三室的旧员却以他白汉马首是瞻。

  &nb陕西癫痫医院哪家好sp; 所以三室现在分成两派,表面上以王忠科长为首的特刑五人是一派,另一派就是原旧员以白汉为首的七人是另一派,一共十二个人。

    原来的旧员有三个女的。文职内务萧红和刘丽,再就是另一位副科长岑惠,能力算不错的老资历女刑警。

    另四个就是白汉这个副科长,再就是杜彪、李宏民、张义三个刑警。

    本来一个科室要十二三个人,但前任科长某某内腐案暴发后,牵累了好几个人,剩下的都是清白的,但这一阵子三室就没有得到补充。

    白汉没能上位成为科长,多少也受到前任的连累,至少在那个事件里。他也没有立功揭发表现,似乎没同流合污就挺好了。

    另一个女副科长岑惠还受了记过处分,据说那次事件后,三室的人普遍工作热情不高。

    这一次对三室的调整和补充,是上面结束对三室雪藏的一种表态,倒是叫他们挺高兴的,唯一有保留意见的怕就是白汉了。

    从邢珂第一天出现在三室,长腿丰臀这么一晃,就惹得白汉更心烦了。

    这位三十五六岁的老刑警,观念就没有跟上潮流。怎么瞅邢珂被牛仔裤包裹的浑圆屁股就怎么不顺眼。

    就8.29一个上午就晃的他摆出了副科长的姿态训人了。

    邢珂被叫进白副科长办公室时,还搞不清咋回事。

    “……你看看你穿成什么样子?我们刑重是以便衣为主的特殊执法者,但你能不能走路不晃屁股啊?”

    邢珂有点发懵,“白科。我想问问,谁走路可以做到屁股不晃的?”

    白汉一瞪眼,“好吧,那你能不能换条裤子,你自己照照镜子,你和光屁股有区别吗?”

    “我光屁股了吗?”

    “我看没区别。”

    “岑科是不是也穿牛仔裤?萧红、刘丽她们是不是?你偏瞅我不顺眼?”

    “我看你这个小同志作风有问题。”

    又一顶帽子扣过来。

    邢珂哧之以鼻。“那你去向领导建议把我开了呀。”

    她扔下这话扭身就走,屁股还晃的更厉害了,走到门口更一拍丰臀,朝老人癫痫病怎么治疗较好白汉龇牙嘲笑道:“我还就爱这么穿,你看不顺眼去告呀。”

    啪,扔下话摔门走了。

    当天中午,邢珂和刘坚说这事时,刘坚笑到喷饭。

    “珂儿,白大科长若知你的背景,不知会是一付什么表情?”

    居然碰上挑剌儿挑到邢大小姐头的小领导,刘坚提前替他默哀了。

    邢珂却笑道:“坚子,是不是人家屁股太性感,让老男人凌乱了?还是老家伙传统观念太陈旧,接受不了时尚前卫?”

    刘坚一琢磨,道:“我看后者居多吧,他要是真凌乱了,就不是批评你啦,估计是要照顾你,然后……嘿嘿。”

    邢珂笑道:“倒也是,这么理解的话,老白这人还行,就是观念旧点。”

    “成年人的观念是最不容易改变的,不过,珂儿你觉得白汉这样的人留在三室,会不会影响你的行动?”

    这话问到了点子上,邢珂略一蹙秀眉,“从今天的事看来,白汉是个有原则的个性,就怕心不往一块想,劲不往一起使,那就麻烦了。”

    “那王忠他们几个没问题吧?”

    邢珂摇摇头,“他们要是有问题,你就不会给我弄进去整那么惨了,再往深里说,那就得问王忠了,我也不清楚。”

    上次邢珂把小情郎嫩进去收拾了一顿,刘坚也为之苦笑。

    他道:“这次针对长兴,不可能坚持什么原则性,老白可能是个合格的刑警,但未必合适办特殊走曲线的大案。”

    “知道啦,我亲爱的,我会利用这次的事给老白换个地方。”

    “好人。也别太委屈人家,你说是不是?”

    “我明白,不过我想把三室指如臂使,老白也不是唯一的阻力。总不能把旧人都嫩走吧?还有六个呢,我都头疼。”

    “嫩不走就想办法拉络呗,有些人找到弱点,就不难驾御,我觉得。”

    “你是个小阴谋家。”

    “你也变的比以前坏了。不是吗?至少和你在警校时的正直正派有较大差距吧?”

    邢珂想了一下,苦笑道:“差距不是较大,是特别大,我要说,以前在警校的我,和现在老白的观念差不治疗羊角风要多少钱多,直到和你认识之前,我的改变也不是特别大呢。”

    刘坚撇了撇嘴,“少胡扯,你的改变是知道有周贤存在就开始的吧?别把这笔糊涂帐记我头上。我多冤啊。”

    邢珂噗哧一笑,“就记你头上,谁叫你还不替我收拾那个令我痛恨的男人。”

    能叫她痛恨的男人,就是那个改变了她母亲在她心目中神圣形象的周贤。

    能叫她痛恨的女人,不是她现在的哪一位情敌,而是能叫她老爸把对她母亲的感情抽离的那个妖精。

    曾经在她心目中拥有很神圣形象的父母,都曝光了让她震惊甚至不相信的另一面,这也是令正统的邢珂发生转变的最重要因素,让她认识到许多完美的东西其实并不完美,只是一种表相。再没有剥出它本质之前,不要再相信还有什么完美。

    拥有了现在这种思维的邢珂,正在走向成熟,走向更独立自主。走向更我行我素的风格。

    刘坚不想和她谈周贤,所以一说这个他就没声儿了。

    邢珂也知小情郎不是不为她出力,而是真的在考虑老妈刘玉珍的感受,所以,现在也不想逼他。

    “还有个情况,之前三室发生过内腐。老白没有受到牵累,但另一个女副科岑惠受了记过处分,你怎么看?”

    邢珂很乐意小情郎替她分析工作中的情况,借他聪明的脑袋分析自己想要结果的事物,挺不错的嘛。

    “岑惠?”

    这个名字在刘坚脑海里似乎有一点印象,但他现在去回忆,却有些模糊,看来印象不是很深。

    “嗯,名字叫岑惠,是个三十左右的女刑警,多年前就是刑警队的队花,现在也不差,她丈夫是个资深法医,咱们家的木瓜也认识,还带过她两年,算她半个师兄哦,不过受人请托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被警方给开除了,但岑惠没有和受贿的丈夫离婚。”

    “哦,这个三室之前主办那方面的案子?”

    “刑重盯着的无非就是重特大,而福宁能制造出重特大案情也就是长兴唐田九龙这三大家,乱战不断,时常有命案,致残致伤更数不胜数,毒的方面,缉毒处主办,刑重最多在一些有联系的案子上和他们是合作。”

    “如果岑惠手里有一定的权力,对长兴它们来说,会不会有一定的利用价值?”

    “当然,副科长嘛,多少都有点小权力吧?毕竟她有时候能主辽宁癫痫病医院在线咨询导一个案情分支的走向,至少我这么认为。”

    刘坚微微点头,“我建议,警方这些办案的第一线人员是怎么个情况,你倒可以和谭莹交流交流,要说她九龙没有在背地里收买几个‘内线’,你信不信?”

    邢珂美目一亮,“还真是啊,我咋把她给忘了?”

    “还有段志,兴许也能提供一些消息,但不要强人所难,谭莹也好,段志也罢,都是讲‘义’的人,尤其是段志,谭莹的话你有可能攻略下来,她的原则对你就没那么强。”

    “你就知道谭莹肯给我面子?”

    “难道不是吗?”

    邢珂脸蛋儿一红,横了他妩媚的一眼,抿着嘴笑也不理他。

    下午她去了单位,三室的人都用另类的目光注视她。

    她和白汉闹崩的事,已经传的全室皆知了,白汉真就向王忠王科长提出了对邢珂的一些看法。

    王忠反问白汉,“警局便衣执行任务时,穿牛仔裤的女警员有多少?又没有明文规定不许穿,我们因为这个处罚人,你觉得的合适?要不你向局党委提提这个看法?”

    这话把白汉呛的无言以对。

    其实包括白汉在内的三室旧员,没一个知道邢珂背景的,但其它人倒不象白汉那么看,这年头儿牛仔裤太多了,早就没人见怪了,倒是觉得老白有点找茬儿的意味。

    邢珂晃进办公室,戚勇蹭过来,低声道:“邢姐,老白在王科那里给你上眼药呢。”

    邢珂发出嘁的一声,撇了撇嘴笑道:“我怕他以后都没机会看到我扭屁股了。”

    “呃,邢姐,几个意思啊?”

    “不该问的就别问,想我收拾你是不是?”

    戚勇啪的立正、敬礼,“是!”

    邢珂笑骂道:“滚!”

    她转身出来,直奔王忠办公室。(未完待续。)

    PS:  推荐票有没有?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